办好教育成了“一把手”的职责

本报记者 甘甜 徐光明 易鑫

发布时间:2018-05-07 15:01:20 浏览量:39

 

3月12日至18日,江西省教育督导委员会对34个县(市、区)2017年度党政领导干部履行教育职责情况进行实地督导,并就科学发展综合考核指标“教育发展”考核情况进行核查。祝弟泉 摄

■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 写好教育奋进之笔特别报道

“原来我们有事要找县长、书记很难,现在县长、书记隔三岔五主动找我们,问教育发展有什么需求。”说起教育系统近两年的变化,江西省会昌县教育局相关负责人深有感触。头顶“老区”“山区”“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三顶帽子,会昌县在2017年12月通过国家义务教育均衡发展评估,而在2016年,该县党政主要负责人还因为教育工作推进不力“被约谈”。

这一年多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教育工作,不抓交不了差,抓不好交不了账!”两会前夕,在教育部新春系列发布会上,弋阳县委副书记、县长陈敏作为县长代表发言,介绍江西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范式:江西省委组织部与江西省政府教育督导委员会联合建立县(市、区)党政领导干部履行教育职责督导评价机制,构建了“党政同责,责无旁贷;党政尽责,责有所归”的教育发展责任体系。

“老大难老大难,老大重视就不难”

以县(市、区)党政干部和分管教育工作的领导干部为督导对象,将督导结果作为干部选拔任用及教育资金、项目安排的重要依据

“2016年我省的县级政府教育工作综合督导工作收官,理顺了‘以县为主’义务教育管理体制。”江西省教育厅厅长叶仁荪介绍起这项改革的缘起,“但综合督导存在频度慢、重点不突出、力度不够等问题,少数地方对督导结果不够重视,缺乏有效问责机制……”

这些“老大难”问题,并非教育系统单打独斗就能解决。

“老大难老大难,老大重视就不难。”江西省副省长李利多次在相关会议上,面对各地市“一把手”强调,“抓好教育工作,不仅是出于本分和情怀,更是自身岗位的本职和主责,没有教育就没有在座各位的今天!”

如何彻底扭转一些地方存在的“科教文卫体,没钱办不起,不办也可以”的错误认识?干部考核!

下定决心,江西成立了由副省长李利任组长,财政、发改、人社等10个成员单位组成的省政府教育督导委员会,并于2016年10月,联合省委组织部,建立县(市、区)党政领导干部履行教育职责督导评价机制:以县(市、区)党政干部和分管教育工作的领导干部为对象,将督导结果作为干部选拔任用及教育资金、项目安排的重要依据。

一次培训会上,某县县长因故未到。“这个担子您担得起吗?”江西省政府教育督导办主任杨美珍,反问起替该县长参会的教育局局长。

“督”“评”的对象是县级政府和党政领导!

先选取4个县区,进行试评。十易其稿,2017年8月8日,评分细则正式出台,并新增了奖励加分和倒扣分指标。

总分100分,奖励加分和倒扣分均不超过5分。

“明确四类‘一票否决’情形:师生在D级危房内学习、工作和生活的;学校及周边发生造成师生人身伤害的重大刑事案件和重大安全责任事故的;教育系统发生重大不稳定事件和严重违法违纪问题的;贯彻国家教育方针政策和省委、省政府教育决策部署出现重大偏差的。”杨美珍介绍,“到目前为止,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还没有发现各地存在以上‘一票否决’情形,我们在实地督导期间,一旦发现以上情形,也将责令地方党委、政府立即整改。”

此举旨在凸显“激励有为与整肃不为并重”的教育督导新导向,进一步强化了地方党政在教育发展中的责任意识。

“改革已进入了深水区,我们不仅要增强督导评价的约束作用,更要通过设置加分指标,引导各地,在破解制约教育发展的瓶颈问题上先行先试、改革探路,为全省提供可以借鉴、复制、推广的经验和模式。”叶仁荪说。

与此同时,各地也结合实情进行了大胆创新:九江市聘请市国土资源局、人事局、财政局等部门领导担任督导评估小组的组长,走进校园,开展工作,经费没到位找县区财政部门,土地划拨、校园建设遇到阻碍,找国土资源局;景德镇市昌江区、浮梁县、广昌县、宜黄县建立了政府部门定期议教、教育工作现场办公、控辍保学责任追究、人大政协教育专项执法检查等工作机制;安义县、兴国县建立“一调度一督查一通报”考核机制……

“千斤重担人人挑,各个单位有指标”

级级传导压力,层层落实责任。各地政府相应成立领导小组,建立教育改革发展责任分解体系,在教育发展上主动担当、主动作为

督导评价工作一启动,江西省编办、省财政厅、省人社厅、省教育厅等厅局随即开展行动,分14个小组分赴全省11个设区市开展实地教育工作督查,各市、县(区)地方分管领导全程陪同、汇报、听取反馈、部署整改……

在赣南山区,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安远,督导评估组在反馈会上提出,中心城区的百年老校九龙小学存在“大班额”现象。该县时任县委书记严水石当场表态:“就是拆也要为学校拆出一片空间!”

第二天,严水石带着相关负责人来到九龙小学现场调度。学校地处城中心,拆迁办汇报“难度太大”。

“我不相信安远面积有2300平方公里,却容不下几张课桌凳。”严水石随即拿出图纸,现场办公。划拨土地,拆迁民房,最终总共划拨土地18亩用于新建九龙小学运动场和综合大楼,原先占地12亩的九龙小学校园面积大大增加。

教育督导评价工作启动后,教育发展正上升为各级党政“一把手”工程。“千斤重担人人挑,各个单位有指标。”与此同时,江西省委、省政府与各个设区市政府部门签订了责任状,级级传导压力,层层落实责任。各地政府相应成立领导小组,建立教育改革发展责任分解体系,在教育发展上主动担当、主动作为,落实教育优先发展战略地位。

“党以重教为先、政以兴教为本。”丰城市委书记胡江萍说,“基于这种认识和体会,从前年起,我们在认真履行市本级教育职责的同时,在全省率先开展了乡镇(街道)党政领导干部履行教育职责督导评价工作。”

“2017年,我们市委市政府平均每月召开近5次教育工作专题会、调度会、汇报会。”乐平市委书记俞小平还有一个身份是景德镇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2017年却主持开展了十几次教育工作专题调研,“一把手抓一把手”,俞小平说要在全市范围内形成优先抓教育的大格局。

为了在全社会范围内掀起关心教育、重视教育、抓好教育的热潮,督导办把江西11个设区市的“一把手”一一请进演播室,“一把手”通过电视屏幕向百姓晒成绩,做承诺,公开教育发展的时间表、路线图,并接受社会各界监督。

曾经因为忙着处理丰城煤矿垮塌事件,宜春市市长没有如期出现在电视屏幕上。一个月后,他主动找到电视台说要接受专访,理由是“教育这一块不能缺了宜春的声音”。

“三督两单回头看,整改到位才销账”

对省级督导评估中问题较为突出的县(市、区)问题整改情况进行“回头看”。督查、督导后,分县下发问题清单和整改责任清单,实施“销号式”管理

“教育督导成了我省教育事业发展的‘助推器’。”江西省教育厅厅长叶仁荪介绍,启动督导评价工作之初,江西通过国家义务教育均衡发展评估认定的比例是19.6%,两年后便提升至82.14%,高于国家平均水平,并提前一年完成国务院要求的中西部地区2018年75%的县域单位实现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目标。

“明天再早也是晚”,在督导评价机制的推动下,江西各地只争朝夕,抓办学条件大改善。据统计,2016—2017年,70个迎评县投入163.37亿元,新改扩建学校3015所,新增学位31.67万个、校舍面积405.17万平方米、图书1581.61万册、电脑9.75万台,新补充教师1.16万人。

但江西毕竟是革命老区、经济欠发达地区,教育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尤为突出。面向新时代,江西教育面临着普及和高质量发展的双重压力。

为打通政策落实最后一公里,抬高底部促均衡,啃下尚未通过验收的“硬骨头”,江西建立“三督两单”机制,对各地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实行全过程指导、全方位问效。

“三督两单回头看,整改到位才销账”。2017年春季,江西省教育督导委员会组织开展市县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推进情况大督查。由省级教育部门组织专家对申报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的县(市、区)进行省级督导;对省级督导评估中问题较为突出的县(市、区)问题整改情况进行“回头看”。督查、督导后,分县下发问题清单和整改责任清单,实施“销号式”管理。

这次督查之后,教育督导委员会先后约谈了9名问题突出、履行教育职责不力的县(市、区)党政主要领导。

被约谈后,上饶市广丰区投资10.8亿元实施“教育十大项目”,2017年通过国家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国家评估认定后,该区还成立了由区委书记任第一组长、区长为组长的教育工作领导小组……这次约谈的结果是,该区用3个月解决了30多年来没解决的教育民生问题。

今年春季一开学,江西省的督学和教育督导评估专家又忙着对34个县(市、区)党政领导干部履行教育职责情况进行实地督导。实地督导分17个组,全由厅级领导带队,走访包括编制、人社、发改、财政、建设(规划)部门;检查不少于10所学校;各县(市、区)党委或政府主要领导汇报工作、进行答辩;发现问题及时整改。

 

“重点对象是明年义务教育均衡发展迎国检的20个县和已通过国家认定但基础还不扎实的14个县。”杨美珍干劲十足地说,“江西将在3年内实现县(市、区)党政领导干部履行教育职责督导评价全覆盖。”(本报记者 甘甜 徐光明 易鑫)

©衡阳市船山英文学校版权所有 湘ICP备 2015102号

地址:衡阳市蒸湘区立新大道20号 联系电话:0734-8801888